“現在開庭,傳罪犯吳英到庭!”7月11日上午9時,隨著清脆的法槌聲響,備受關註的吳英死緩減刑案在浙江省女子監獄開庭審理。
  這不是記者在法院看到的庭審現場,而是來自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“浙法公開網”的網絡視頻。所有關註此案的人,都可直接點開視頻觀看庭審。
  不是因為吳英案舉國關註才有這樣的“待遇”。事實上,所有浙江法院公開審理的案件,都可同步看到庭審網絡直播。
  百姓足不出戶就能觀看法庭審理全過程——讓公正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
  近年來,為擴大庭審公開範圍, 讓更多的百姓看得見,浙江法院廣泛運用了電視、網絡、廣場電子顯示屏、微博、微信等方式公開庭審過程。“公民不需預約,可以隨時‘走進’浙江任何一個法庭,旁聽任何一個公開審理的案件。”
  截至目前,浙江法院1783個審判法庭全部建成數字化法庭,在全省90個看守所建成了92個遠程視頻提訊室,所有開庭案件都可以實現同步全程錄音錄像、同步記錄、同步顯示。
 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管理處處長姚海濤向中國青年報記者介紹,庭審是法院案件審判的核心,集庭審記錄、證據展示、數字化影像採集、處理、存儲和展示等功能於一體的數字化法庭,“可定格”、“可再現”、“可複製”。“至今,全省累計保存的錄音錄像資料已超過108萬份”。
  在姚海濤看來,這一切等於給庭審管理和庭審公開“裝上了動力強勁的引擎”,不僅可以讓百姓足不出戶就能觀看到法庭的全部審理過程,也可以讓審務督察人員隨時對法官庭審活動進行督察。
  從2008年以來,浙江三級法院全部實現網上辦案,從立案、審判、執行到案卷歸檔、移送等工作流程環節全部納入統一的管理系統,各個辦案節點的相關信息實時錄入,每日定時經由中級法院的數據分中心彙集到省高院數據中心,實現對各級法院審判執行工作的全面、動態和實時監控。
  至今,浙江法院已開通覆蓋全省三級法院直至基層人民法庭的四級專網,建成了動態更新、開放共享的全省法院數據中心和全面覆蓋、集中監管的數字法庭統一管理平臺,開發了100多個應用系統,構建了網絡全互聯、業務廣覆蓋、數據大集中、資源共享用的法院信息化體系。
  到目前,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數據中心已彙總了800萬個案件全部辦案流程的40億項信息點,100萬餘件案件庭審錄音錄像資料和所有已歸檔案卷的電子卷宗。
 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魏新璋說,這些數據和資料,加強了法院的內部審判管理,更為對外司法公開奠定了基礎。
  以裁判文書上網公開為例,截至今年6月30日,浙江全省法院累計在互聯網公開的裁判文書已達120萬餘份,其中在“中國裁判文書網”公開的就有35萬份,占到該網公佈文書總數的21%,位居全國法院之首。
  據介紹,到目前,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梳理出的各類公開的裁判文書多達248種。除涉及國家秘密、個人隱私、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等不宜在互聯網公開的以外,全省法院作出的、反映案件實體審理結果的判決書、裁定書、決定書一律上網公開。
  與此同時,全省法院還多次組織公眾開放日。今年以來組織的開放日活動就有200多次,累計已超過3000次。2010年以來,全省法院召開的新聞發佈會多達800餘場。今年,省高院還建立了每月至少一次的新聞發佈會制度,使得新聞發佈常態化。
  “公開是原則、不公開是例外,上網是原則、不上網是例外。”魏新璋說,要讓浙江法院的每一個案件、每一個節點都能隨時看到。姚海濤說,公正不僅要實現,還要讓人們看見。
  從網上立案到網絡視頻庭審——讓打官司不再麻煩
  打官司很麻煩。從立案到審判,對許多當事人來說,都迫切希望知道,每一步法院是如何回應的?材料的審查,到了哪個程度?訴訟的流程走到了哪一步?這常常讓當事人和律師焦慮。
  但在今天,浙江法院受理的案件,當事人只要登錄網絡,點點鼠標,或者通過智能手機就可以查詢。
  姚海濤介紹,為了避免一些基層法院的“選擇性公開”,浙江省高院借助互聯網和雲技術,搭建了集預約立案、公告送達、庭審調解、案件聽證等功能於一體的互聯網辦案平臺,從信息公開到訴訟服務,將全省法院應公開的司法事項“一網打盡”,全部置於陽光之下。“讓當事人和社會公眾查得到信息,尋得到幫助,看得到過程,等得到結果。”
  據介紹,當事人不僅可以“網上立案”,還可以進入網絡法庭,遠程參與訴訟。只要訴訟當事人雙方同意,事實簡單清楚、爭議不大的如物業、交通事故賠償、網購糾紛等案件,法官可以組織網絡視頻庭審。法院還開通支付寶在線支付功能,當事人只需用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等移動終端“掃一掃”訴訟費交款通知書上的二維碼,就可以直接查看案件案號、當事人姓名、證件類型及號碼、訴訟費繳納專屬賬戶、開戶銀行、訴訟費金額、收款單位、費用類型等信息,點擊交費即可完成繳納。
  “根據執行案號,當事人可查詢瞭解包括案件基本信息、當事人信息、執行組織信息、財產調查信息、執行措施信息、送達信息、執行異議、委托執行信息等45項信息以及涉案執行的進度。”姚海濤稱,除為防止被執行人轉移財產等個別案件外,所有執行案件的財產查詢、控制、處分、程序流轉、執行措施等基本情況都在網上即時公開。
  魏新璋說,司法信息公開的全方位、全過程,就是要讓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。
  眾目睽睽之下,法官必須註意自己的言談舉止——用公開倒逼法官提高審判質量
 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齊奇認為,司法信息公開讓當事人和社會公眾看到、聽到、感受到司法的過程與結果,從而贏得公眾的認可。更重要的是,在滿足人民群眾對司法知情權和監督權的同時,公開也倒逼法官提高責任意識和司法能力,提高審判質量,進而提升司法公信,樹立司法權威。
  齊奇坦言,有的法官對公開有一些消極情緒,可能是怕添麻煩,有一些則是因為自身的能力、素質不願公開,不敢公開。“但實踐表明,在眾目睽睽之下,法官必須讓自己的言談舉止比較嚴謹,符合法律的要求”。
  齊奇回憶,過去有的法官,會因為情緒衝動說粗話,“但現在很少了,因為都會被光盤記錄在案”。
  公開形成了一個倒逼的機制,促使法官改進自身的業務能力、作風和素養。
  網絡司法拍賣如今已在全國法院推廣,第一個嘗試網絡司法拍賣的,即是浙江省高院。過去,因為串標圍標、低價拍賣牟利、暗箱操作,傳統拍賣屢受詬病。2012年6月,為最大限度推進執行標的物處置的公開透明,浙江法院將執行標的物上淘寶網進行公開司法拍賣。不料,此舉竟引來了當事人、網民和中小微企業界的一致叫好。
  “淘寶網上司法拍賣,真正實現了公開、公平、公正和零佣金。”齊奇說,降低了拍賣成本,提高了債權清償率,同時也有效地杜絕了暗箱操作。
  據統計,截至目前,浙江全省105家法院中,有103家法院入駐淘寶網“司法拍賣平臺”,完成拍賣6150餘件,拍賣標的物從車輛、機器設備、住宅、廠房、商業用房到土地、公司股權、銀行股權,以及工業原材料、廢舊物資、金銀飾品等幾乎所有的涉訴資產,成交拍品的平均溢價率達到48.62%,總成交額119億元,併為當事人省下了2.6億元佣金。
  據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統計,2013年,浙江法院新收案件108萬件,結案107.6萬件,同比分別上升10.6%和11.3%。一線辦案法官年人均結案185件,是全國平均數的2.3倍。同時,生效裁判息訴率達99.2%,主要辦案質量、效率、效果指標,位居全國法院前列。
  本報杭州7月11日電  (原標題:浙江法院改革:用公開倒逼公正)
創作者介紹

屯門

rb60rbay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